众人帮app官网下载

重点推荐
解密安达保险的匠人品质(2018年第3期)

    ——安达保险中国区总经理Kevin Bogardus专访

 


发布时间:2018-05-20

 

    Kevin Bogardus(博凯文)

    波士顿马萨诸塞州的Tufts大学国际关系及亚洲研究双学位(包括中文研习),现任安达中国区总经理,同时也是安达保险有限公司董事会副董事长和安达香港董事会成员之一。Kevin拥有25年在亚洲的工作经验,24年保险行业工作经验。Kevin的保险从业经验从Winterthur Insurance中国开始,并历任Greig Fester (Benfield/AON Benfield) 再保险经纪公司台湾地区执行总裁及香港、中国区总经理,ACE在华泰的首席顾问以及劳合社中国业务部执行总监等职务。

 

 

 

    《保险业风险观察》:首先请简介安达的历史沿革和近况。

 

    Kevin Bogardus:安达与中国的渊源可以追溯到1792年,安达最古老的子公司北美洲保险公司成立的当年,就签发了与中国相关的水险保单。1897年,北美洲保险公司在上海指定扬子代理,为开展中美贸易的企业保驾护航,成为最早在中国开展业务的外资保险公司之一。 1985年,前安达(ACE)在百慕大成立,之后30年间迅速成长为全球化运营的保险公司。改革开放后,安达集团的前身之一,美国丘博保险于1994年开设第一个中国代表处,2000年设立上海分公司。2002年,前安达(ACE)投资华泰保险,成为华泰最大的股东和战略合作伙伴。与华泰合资成立华泰人寿保险公司后,安达引入公司治理的最佳实践,提供全面的管理监督和支持,帮助华泰人寿专注经营风险保障型和长期储蓄型保险。安达与华泰的合作被原中国保监会视为外资保险公司支持中国保险业发展的典范。

 

    2016年,安达完成对丘博的全球收购,利用双方资源互补优势,取得了良好的业绩增长,丘博在中国的全资子公司更名为安达中国,先后开设江苏、广东和北京3家分公司。

 

    《保险业风险观察》:安达的经营特色与优势是什么,是什么样的理念使安达在经营中坚持不跨界而只专注于保险业务,最终成长为全球最大的多元化财产及责任保险公司之一?

 

    Kevin Bogardus:下面围绕几个关键词进行解答。

 

    承保与执行力。合并之前,安达和丘博两家保险公司都很注重承保业绩和执行能力,两家公司的综合成本率在过去10~12年期间大都位于行业领先位置。合并之后,安达成为更加优秀的保险公司,因为能做到以下两点:第一,了解如何核保和承保风险;第二,了解如何提供一流的产品和服务,注重执行力。执行力很重要,只有具备优秀的执行力,才能将战略实施到位。我们认为,承保既是科学,也是艺术。从承保的科学角度看,在所有风险中,往往只有一小部分风险是好的风险,一部分是不好的风险(黑色地带),其余是介于好和不好之间的风险(灰色地带)。理论上,保险公司都倾向于承保好的风险,而拒保潜在损失严重的风险,这是基于科学的必然逻辑。但从承保的艺术角度看,我们十分注重运用自身的承保经验,发挥匠人品质,结合多年的核保经验和技术专长,谨慎承保灰色地带的风险,甚至通过核保、风险管控和其他方式在黑色地带寻找承保机会。这是匠人品质所锻造出来的承保艺术性。对于保险公司来说,需要为不同的风险设定不同的价格,仅仅为了快速扩张业务而牺牲定价并积累核保风险,可能导致重大的损失,对公司的长期持续稳定发展是不利的。对于安达来说,我们希望成为市场上长期稳定的参与者。

 

    理赔服务。除了承保的科学性和艺术性之外,我们还十分重视理赔服务。任何人或公司购买保险,都希望在事故发生后可以从保险公司及时获得足额的赔款。能否快速履行理赔承诺是保险公司价值最直接的体现。对于客户而言,安达在理赔方面一直享有盛誉,我们能够高质、高效、公正地提供理赔服务。

 

    财务实力。安达拥有雄厚的财务实力,获得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AA级和贝氏A++级,能做到这一点的保险公司数量不多。也正是因为雄厚的实力,我们在保险损失严重的年份也能够保持稳健的经营。比如,2017年对于保险而言是巨灾年,全球发生了包括美国飓风、墨西哥地震等诸多自然灾害,很多保险公司遭受了重大的保险损失,安达也不例外,但安达仍然是全球范围内为数不多的、承保业绩保持良好态势的公司。

 

    人才。安达的人才质量很高。对一家公司而言,最核心的资产是人才。对于安达来讲,无论在中国还是全球,我们都非常看重人才,注重企业文化,确保团队有出色的能力为客户提供最佳保障和服务承诺。

 

    《保险业风险观察》:请对刚才提到的“匠人品质”进一步解释。

 

    Kevin Bogardus:对于很多人来讲,很难将保险和匠人精神、匠人品质联系在一起。一般说起匠人精神,就会想到手工雕塑或酿酒这类制造工艺。但对安达来讲,保险与此类似,我们将匠人精神倾注在了所提供的保险产品和服务中。我们的匠人精神其实是对长期经验的积累学习,是对优秀质量的不懈追求,致力于提供高质量产品与服务,致力于实现自身价值。保险需要传承手艺和倾注匠人精神,我们为公司的匠人品质感到非常自豪。

 

    由于不是每一个人都想成为匠人,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匠人,因此,公司对人才的选择非常严格。我们希望选到最好的人,我会亲自参加员工面试,让他们了解公司的文化,确保他们愿意投身于这样一家具有匠人精神和匠人文化的公司。

 

    《保险业风险观察》:国家主席众人帮app官网下载在博鳌论坛的开幕式上宣布,中国在金融服务业方面将加快开放步伐。在这种新形势下,作为最早进入中国的外资财险公司之一,安达如何看待外资险企在中国市场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Kevin Bogardus:我们对中国的发展前景非常乐观,现在中国保险市场已是亚洲第一,世界第二。体量虽大,保险密度和保险深度与其他保险市场比还是偏低,加上中国中产阶层增长、人民财富迅速增加、整个经济总量的高增长等因素,我们看好未来的发展机会。在经济发展过程中,我们可以满足人们的保险需求。

 

    作为一家全球性保险公司,我们有丰富的承保、产品和渠道等经验,我们可以把这些经验带进来,助力中国保险市场的健康成长,实现双赢。中国非常注重学习国际经验,外资公司同样需要向中国学习。中国在很多方面的发展非常快,比如电子商务、数字化营销、保险科技等。微信是最好的例子,外资公司需要适应中国市场的发展并学习这些新科技,共同成长。

 

    安达在跟华泰合作中学到了很多,特别是关于本地化方面的经验。我们一直希望成为全球本地化的公司,既不是外国的公司,也不是完全本土的公司,而是介于两者之间。与其他保险市场相比,中国保险市场自改革开放以来,一直呈现快速增长的趋势,实际上还没有经历真正的保险周期。我们看到一些保险市场的某些板块或险种会经历前期快速增长、后期损失较大的周期。安达作为全球化公司,经历过这种周期变化,我虽然不希望这种周期出现在中国,但是保险市场很难保持长期的快速增长,我们可以分享在下行周期如何管理市场的经验。公司可以通过很多种途径做到本地化,包括与本地保险公司进行战略性合作,注重专业化,进入对核保经验要求高的细分领域,比如提供出口产品责任险、环境责任险、金融险和网络安全险等产品。安达在这些产品上具备一定的承保经验,虽然其他公司可能也知道如何去承保这些风险,但不是所有公司能够获得承保利润,而承保利润对于公司的长期、持续、稳定发展和保障客户、股东、员工利益十分重要。

 

    《保险业风险观察》:目前,中国已有不少合资保险公司,由于理念、文化、制度等方面差异,磨合并非一帆风顺,成效也低于预期。安达与丘博“联姻”后,选择安达作为中文名字,Chubb作为英文名字,让人耳目一新。您预计联姻效果会如何?

 

    Kevin Bogardus:非常喜欢联姻的比喻。我个人无法代表集团来对这两家公司的合并做评述,但就中国部分的合并来讲,这样的快速合并在市场上是为数不多且比较成功的。一般而言,两家公司合并后得到1+1等于2的结果就很不错,但安达和丘博的合并带来的可能是1+1等于3甚至超过3的效果。

 

    首先,这两家公司的联姻是十分契合的。就像婚姻一样,两个人走到一起需要有一些共同点。安达和丘博的共同点就是对核保的重视和追求,注重高质量的服务和产品的承诺。

 

    其次,对婚姻而言,你也并不想找到一个跟你一模一样的人,这同样适用于两家公司的合并,优势互补十分重要。就发展模式来看,丘博是一家老牌保险公司,有100多年的历史,以稳健发展著称,而安达1985年在百慕大成立,相对年轻,在30年的发展过程中,通过不断收购其他保险公司快速壮大,以积极进取闻名。

 

    从市场优势看,丘博在美国市场上非常知名,安达则是一家在国际市场上有很多业务的国际化公司,两者合并,可以发挥丘博的美国市场优势和安达的全球化优势。

 

    从产品线角度看,两家公司也十分互补。丘博在一些特定的领域做得很好,比如针对高净值人群的个人险产品;而安达在一些商业领域保险的表现很出色,两家公司的合并可以发挥互补效应。

 

    对于两家公司来讲,有相同点,也有不同点,最终主导合并的关键因素是执行力。两家公司在合并前期并没有进行过多谈判,而是在觉得契合的时候就立刻做出了决定。在得知合并后,我们立刻专注于如何执行好并购,如制定整合、并购计划,将两家公司当做一家公司来对待,而不再区分谁是安达,谁是丘博。因为我们现在已经完全成为一家公司,拥有同样的企业文化、同样的热情,为建立优秀的保险公司而努力。

 

    《保险业风险观察》:对风险的控制可以分两个层面,一是对保险公司自身的风险管控,二是帮助客户管理风险、降低风险。目前,一些保险公司在帮助消费者管控风险方面做得不够。安达的风险管理策略很稳健,注重风险管控是最基本的原则。这在帮助消费者转移和降低风险、管控安达自身风险方面是如何体现的?

 

    Kevin Bogardus:安达非常重视自身的风险管理,关注管理资产负债表两边的风险。一方面,关注核保风险和承保利润,安达可以依靠良好的承保利润支撑公司成长。另一方面,安达的投资策略非常谨慎,不会将保费用于激进投资,纯粹靠投资弥补承保亏损,而是投资较为稳定的资产。安达的资产配置广泛分布于不同发行人、地理区域和行业部门,投资组合中有95%是固定收益证券,信用品质平均为标普A级或穆迪Aa级,且期限较长,这样稳定的投资并不会带来很高收益,但可以有效规避大的投资风险。

 

    我们核保的方法论之一就是对于核保纪律的坚守。核保是科学和艺术的结合,需要很多经验和技巧。风险工程师会介入一些损失严重或不宜承保的风险,与保险经纪人、客户共同努力,评估客户的风险,给出风险管理建议,协助他们采取风险缓释措施,将风险降到可接受的程度,通过这样的方法使得安达原本不能承保的风险变成可保风险。

 

    安达作为一家全球化公司,通过市场、渠道、产品、客户等方面的多样化策略来分散自身风险,平衡公司财务风险。

 

    在帮助客户管理或降低风险方面,安达非常重视风险工程和防灾防损。安达在全球的工程服务团队由400多名工程师组成,他们可以为客户定制有效的风险管理和解决方案,提供包括财产险、工程险、网络风险在内的各险种的风险工程服务。同时,风险工程师也为客户提供管理咨询服务,帮助客户防灾防损,通过风险缓释措施降低面临的风险,通过改善他们的风险状况降低保费。

 

    目前,产险市场竞争非常激烈,很多保险公司习惯于价格战。我们不靠低价策略招揽业务,而是通过与客户沟通,帮助他们了解风险控制的重要性,树立风险意识,学会风控方法,改善风险状况,提供更好的产品和服务,从而逐步达成长期的保险合作关系,形成良性循环。

 

    《保险业风险观察》:非常赞同这样的理念和实践。

 

    Kevin Bogardus:在很多大型企业中,风险管理经理起着重要作用,因为这个角色可能对整个公司的运营造成影响,比如,我们的合作伙伴中有一些世界500强或全球性的大型企业,他们的风险经理人大多身处要职,有的甚至是高级管理人员。我们也希望推动中国在这方面更快发展,更加重视风险管理经理的职位和作用。

 

    风险管理更多讲的就是企业风险管理。以网络风险为例,其实很多人对于网络风险的理解是比较狭窄的,我们认为企业网络风险管理可以上升到企业治理层面,因为它对于管理整个企业的风险都十分重要。我们并不仅是卖给企业一张网络安全保险的保单,而是像对待企业的整体风险一样。首先,我们会关注企业所处的行业。其次,评估在企业内部,信息对整个企业的运营能够起什么样的作用,通过风险分析等方式确保风险管控措施能够起到一定的灾难预防作用。公司不是等风险事件发生了才想应对方法,而是在风险发生之前就要做好应急预案,安排好风险管理措施。任何一家企业不管购买何种保险,都要从整体风险管理的角度去管控,尽管不同类型公司面临不同种类的风险,但都要提前设定风险管理的框架和理念。

 

    除了刚才讲到的商业财产险可以通过风险工程或者是风险管理来降低企业的风险,提高企业的风险意识,个人险领域也是类似的。除去强制的车险之外,中国在个人险领域还没有充分发展起来。市场上还缺失很多的险种,我们可以看到个人所面临的风险是多种多样的,但是很多风险并没有对应的保险产品,存在需求和供给的缺口。我们也希望能够在这方面提供一些经验,引进一些产品,提供适合个人和家庭的财产保险。

 

    安达是产品的提供商,更是解决方案的提供商,这就回到我们的保险匠人精神,我们希望像匠人一样,利用核保经验和优秀的执行力,为客户量身定制真正适合的保险产品和保障服务。

 

    《保险业风险观察》:作为全球领先的财产保险公司,安达的产品有何特色?在产品销售平台的选择上,2018年年初,星展银行和安达公司开启为期15年的亚洲地区普通保险分销合作,安达是如何考虑的,安达是否经历了费用率高企和消费误导的问题,有哪些经验可以分享?

 

    Kevin Bogardus:首先,安达是全球保险市场中拥有最多产品组合的公司之一。我们有200多个独立的保险和再保险产品与服务,我们为大型跨国公司、中型公司、小型企业和个人消费者等各类社会客户群体提供专业风险保障。我们的客户群体非常广泛,同时,安达的产品也通过多样化的渠道来营销,在全球市场中,我们采用了包括零售类或批发类的经纪人、代理或直销、电销、网上销售、银行保险、手机保险等几乎涉及各种方式的渠道。但具体在各个地区,我们选择的渠道会与本地市场结合,进行本地化的调整。比如在中国,我们更多地采取数字化营销。我们非常重视针对特定的市场开发适合的销售渠道。安达和星展银行的合作是双方联姻成功的范例,星展银行在东南亚地区以及世界范围内都很知名,我们可以借助这个渠道使产品高效触达其客户群,再次呈现强强联手的产品和销售渠道的结合。

 

    其次,公司利润主要受赔付率和运营成本影响,二者可以高低互补,如果一方面高了,但另一方面低了,仍然可以获得承保利润,如果仅降低成本率,但损失率升高,仍可能亏损。因此,管控成本率只是管理承保利润的一个方面。当然,我们也很重视对费用率的控制,这也与我们的执行力相关,每年在做第二年预算计划时,我们都会把这些因素考虑进去,并且在每一年执行预算的过程中审核这些数字,从而不断地改善我们的业绩。

 

    最后,安达的整个运营风格是非常谨慎和保守的。我们非常重视公司的整体声誉,任何公开披露的信息都要经过法律部门和合规部门的审核,才可以发布,我们非常重视这一方面,也会进行严密的监控,不允许任何误导等有损公司声誉的事件发生。

 

    《保险业风险观察》:2017年,安达在中国推出网络企业风险管理解决方案,安达在管理网络风险方面有着较长的历史,请问安达在网络风险管理方面有什么经验可以与我们分享?

 

    Kevin Bogardus:网络安全保险的市场需求是非常大的。有一些人可能存在误解,认为只有电子商务类的公司或是存储信息数据的公司才需要网络安全保险,但实际上,我们认为几乎所有类型的公司都需要这种保险,因为在互联网时代,几乎所有企业都会面临这样的风险。我们也希望大家了解,有相应的网络安全保险来承保这方面的风险,提供相应的保障。早在20年前,安达就已涉足网络安全保险领域,我们发现网络安全风险的演变在近20年来非常快速,改变也是巨大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跟随潮流不断调整产品。最近,我们刚刚发布了网络安全风险指数平台,大家可以通过该平台查找很多网络风险数据,包括一些风险的发生频率,发生的风险事件,以及我们的理赔数据。

 

    《保险业风险观察》:安达在国际范围内针对海外工程风险和全球化企业海外运营风险的管理和防范有何经验?未来安达如何开发适合中国市场的保险产品?如何针对“一带一路”护航中国企业“走出去”?

 

    Kevin Bogardus:对我来讲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我工作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处理与之相关的事情。去年,安达举办了一系列庆祝安达进入中国120周年的活动。120年前,安达第一次进入中国,经历了那个年代美国公司走出去的浪潮。120年后,中国企业也逐渐走出去。安达作为一家全球化的公司,希望能够为中国企业在走出去过程中提供各类帮助。

 

    安达在全球54个国家和地区拥有独立的办事处,在全球146个国家和地区都有相应的合作伙伴。对于走出去的中国企业来讲,不管是参与“一带一路”项目的企业,包括参与修建高铁、电厂、隧道、铁路、桥梁等大型的海外工程项目,还是去海外投资建厂、并购企业,不管他们走到哪里,我们都有当地的机构来为他们提供帮助。

 

    对于“一带一路”这种大型建设来讲,保险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发现有许多未被满足的保险需求。对企业来说,在全球化进程当中,最困难的就是了解当地监管环境和法律环境等信息。比如,在中国提供责任险的环境和在美国做责任险的环境是完全不一样的。又如,在巴西修建电厂的过程中会遇到一系列特定的税务问题、法务问题等。每个国家都会有独立的监管体系和法律要求等,安达针对每种情况设立不同专业团队,帮助企业了解当地情况。

 

    安达很早就开始建立平台,通过建立全球网络、不同团队和系统来服务客户。我们的风险工程师和理赔人员为不同国家、不同地区的客户提供服务,我们也通过网站实时提供我们的保单信息,比如,对于持有跨国保单的客户,可以在网站上实时查询到安达是否在他需要的国家及时出单和理赔。

 

    我们也为中国客户提供了一些很好的平台。2017年底,安达和中国人保财险达成战略合作协议,在人保大型中资客户走出去的过程中,为其提供各种产品和服务,人保也会派出他们的人员加入安达在全球各地的办公室中,建立专门的服务柜台服务中国企业。我们相信,这样的合作是优势互补的,人保有对中国企业客户情况和需求的深入了解;而安达在国际上有全球的网络和全球的承保经验,两家能够通过这样的合作方式真正帮助走出去的中国企业落地到各个地方,为他们提供一些很好的产品。安达作为外资公司,为能够发挥自身协助作用,支持和帮助中国企业走出去感到高兴。

 

 

 

众人帮app官网下载

众人帮app官网下载